网站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欢迎您来到中企廉建与廉洁教育网

错把退休当终点 甘被围猎陷囹圄 时间:2024年05月08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125次

冯尧,男,1965年5月出生,1982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建设局副主任科员、办公室主任;区委组织部综合科科长;区直属工委副书记;夫子庙街道工委副书记;区市容管理局工委书记、局长;区城市管理局工委副书记、局长。2017年4月,提前退休。

2023年8月,秦淮区纪委监委对冯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3年11月,冯尧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2024年1月,冯尧因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退休后含饴弄孙、安享晚年,是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但也有像冯尧这样的党员领导干部,退而不休,为钱奔忙,放松要求,在企业老板的“围猎”下,底线失守,身陷囹圄,教训深刻,令人警醒。

亲清不分,吃吃喝喝逾越底线

2017年4月,冯尧因病向组织申请提前退休。当时,他刚满52岁。获得批准后,退休在家的他竟然觉得不适应,用他的话说就是“被人冷落不是滋味,甚至别人不找你,心里面便有空荡荡的感觉”。这时,一些过去来往并不多的几个商人老板喊他喝茶聊天,他仿佛是看见老朋友一样,自然而然就和他们来往多了起来。

留置期间,冯尧在接受讯问时反复向办案人员表示:“我没有约束好自己的行为,给了老板用礼品接近我的机会,最终一步步被‘围猎’。”

其实,冯尧与这些老板都是退休之前在饭局上认识的。2015年,担任秦淮区城管局局长的他,在饭局上经人介绍,与南京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某互加微信好友,并留了手机联系方式。

2016年上半年,曾某打电话给冯尧,说自己公司的一辆渣土车因为带泥上路,途经秦淮区的时候被扣,请他帮忙。接到曾某电话后,冯尧了解了一下情况,回复曾某说,只要按规定交完罚款就可以把车开回去。这件事情处理完后不久,曾某拿了两条香烟来到冯尧办公室,说只是小小心意,表示感谢,冯尧稍加推辞便收下了。“当时我是城管局长,他是做渣土业务的,送我香烟是想跟我套近乎,拉近关系,日后有事情可以找我帮忙。”冯尧说。

除了曾某,冯尧还与不法商人、某快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侯某等人经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侯某表示,他是通过朋友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冯尧,认识以后有时在一起吃吃饭、喝喝茶,这样关系渐渐近了起来。冯尧退休后,他还与冯尧经常在一起打打麻将,这样两人的关系更近了。

经查,冯尧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行为。2018年1月至2018年3月,冯尧为帮助曾某承接工程项目,与曾某分两次在某茶餐厅共同请相关人员吃饭,两次宴请均由曾某买单。

冯尧在忏悔书中写道:“和老板们接触多了,受影响很大,思想观念变化很快。他们整天谈的都是生意挣钱,喝酒享受,跟我原来的环境大不相同,听的见的多了,也就习惯了,觉得正常了,心中的防线便失守了。错误的观念一旦占据上风,人就会迷失自我。”

党员干部热衷与商人老板吃吃喝喝,绝非小事。表面看是“朋友”之间的正常人情往来,实质上是不法商人老板别有目的的接近。在蝇头小利诱惑下,个别党员干部自控能力越来越差,最终由风及腐、风腐一体,滑入犯罪深渊。冯尧的蜕变,再一次警示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修身当成自己的职业操守和人生追求,无论在职还是退休,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该做,都要用党性的尺子来校验、用纪律的红线来衡量,切莫头脑发热、一意孤行。

贪心不足,违规兼职经商谋利

党员干部退休后,能不能兼职取酬,《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等有着明文规定。冯尧是一名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而且长期担任领导职务,对这个规定不可谓不清楚。然而,他却置若罔闻、明知故犯。

早在2015年,冯尧在任区城管局局长时,因为工作关系,就认识了承担辖区清水塘、月牙湖水环境治理的上海某水科技公司老板何某。2017年4月,冯尧因病提前退休后,何某打电话邀请冯尧担任公司顾问一职,负责江西、湖南等片区水生态环境治理业务市场。冯尧在未向组织报告、未经批准的情况下,一口答应了下来。

2017年8月,冯尧来到位于上海的某水科技公司上班,主要从事管理工作。后来,他因与何某理念不合,于2018年2月提出辞职。在该公司,他共领取工资及年终奖金10.83万元。其间,他还以自己妹妹的名义购买该公司股票25万股,以占股0.5%的比例成为原始股东。由于该公司上市后股票价格一直下跌,2023年7月,冯尧把持有的股票全部卖出。

2017年9月,冯尧与侯某等人合伙投资购买渣土车,参与某机场道路建设项目。因项目投资效益不明显,与侯某合伙仅一年多时间,他就主动退出了投资。2021年6月,秦淮区纪委监委接到群众举报,工作人员就反映冯尧涉嫌违纪的问题线索找他谈话时,他为了蒙混过关,隐瞒了自己参与某机场道路建设项目以及在上海某水科技公司违规兼职取酬的事实,向组织作出虚假说明。

党员干部无论在职还是退休,都应牢记共产党员这一政治身份,用党纪国法时刻检视自己的一言一行,始终做到忠诚老实、表里如一。冯尧在组织找他谈话时,不但不珍惜悔过自新机会,迷途知返,还心存侥幸,虚假陈述、刻意隐瞒,与党员干部的身份要求格格不入。

退而不休,利用影响力大肆受贿

经常与曾某等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冯尧,在一片恭维、吹捧声中,私欲渐渐膨胀起来。看到这些商人老板出手阔绰、讲求排场,再加上这些商人老板的有意“围猎”,他心里的天平逐渐失衡。特别是他觉得退休后进入“无人管”的状态,少了一些顾忌,党性原则被抛到了脑后。

2018年初,曾某找到冯尧,让冯尧帮助其承接工程项目,并承诺事成后分给冯尧好处费。见有利可图,冯尧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考虑到曾某所在公司只有三级市政资质,不具备参与大型市政工程招投标的资质条件,如果直接参与招投标,没有竞争优势,肯定拿不到工程,冯尧就和曾某商量,决定做某建设集团公司的分包项目。当时,秦淮区正在实施雨污分流项目,为了顺利拿到某道路雨污分流项目,冯尧提前和分管该项目招投标的老部下、某国企集团副总经理戴某(另案处理)打招呼,并亲自出面安排曾某两次请戴某吃饭,使得某建设集团公司于2018年5月成功中标,该集团公司中标后将项目分包给了曾某。

2019年下半年,冯尧以同样的方式,帮助某建设集团公司中标17个片区雨污水管网清疏修缮项目,该集团公司中标后再次将项目分包给曾某。曾某之所以找冯尧一起做项目,个中原因冯尧并非不清楚,“因为曾某看中我之前担任过区城管局局长,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在区里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跟老部下打招呼要项目,他们是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经查,2018年上半年至2019年下半年,冯尧在曾某的请托下,利用其原任区城市管理局局长的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帮助某建设集团公司先中标相关雨污水管网清疏修缮项目,再分包给曾某所在公司负责施工。施工过程中,冯尧通过相关职能部门领导为曾某协调解决施工中遇到的环保等问题。2020年1月至7月,冯尧通过其儿子的银行账户,分3笔收受曾某所送人民币共计149.82万元。

党员干部虽然退休,但如果利用影响力谋取私利,势必为党纪国法所不容。冯尧为了一己私利,利用在任时形成的影响力,一次次为促成项目牵线搭桥,事成后收受贿赂,严重践踏了纪法红线。党员干部无论在职还是退休,都要深知,个人手中的一切权力都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必须依法行使、廉洁行使、公正行使,切莫用来中饱私囊、自肥腰包。

针对冯尧案暴露出的问题,为切实做到以案为鉴、警钟长鸣,达到“查处一起、教育一批、震慑一片、治理一域”效果,秦淮区纪委监委会同区委组织部、区人社局等部门专门制定出台相关规定,从多个方面对加强退休党员干部教育管理提出明确要求。同时,组织退休党员干部开展重温入党誓词、过党日生活、参观红色场馆、讲述清廉家风等活动,持续激发“永葆奋斗初心、退休永不褪色、为党奉献终生”的热情。

冯尧忏悔录(节选)

回顾自己将近六十年的人生,本该是安享晚年的时光,却坐在这里悔过悔罪,一时间不由感慨万分。想想自己这一生,努力过,拼搏过,多少人都羡慕不来。这戏剧般的人生,就像过山车,都是因为晚节不保,都是因为虚荣外加一个“贪”字,让自己落到今天这般地步。

一是虚荣心好面子作怪。刚退休那会,一下子从繁忙到了清闲,时间变得很难打发。这时候,过去几个来往不多的老板喊我喝茶聊天,仿佛是看见老朋友一样,自然而然就玩在了一起。于是,对他们随之而来的一些小要求,请你出面办一些小事,一般不会再拒绝。办成了一些事情,又会赢得赞扬声。我被捧得飘飘然,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感到特别有面子。被人冷落不是滋味,甚至别人不找你,心里面便有空荡荡的感觉,一旦有事情,有特别想办好的冲动。小事办着办着,便丢了原则,丢了底线,丢了思考。小事不设防后,慢慢地,大事也就放松了戒备,最后掉进了陷阱。虚荣心有时就像一颗带着致幻效果的毒品,让人痴迷,让人成瘾,明知道有毒,也让人欲罢而不能,慢慢沉沦下去。

二是错把退休当终点。刚退休的时候,立刻就松了一口气,认为自己干了一辈子,很努力,很拼搏。现在是船到码头车到站,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可以放下了,不用学、不用看了,也不用太拘束了,过去的一些原则都该放下了,可以换个活法了。所以,当有老板来游说一起做生意时,起初犹豫而后又觉得没什么,最后还是守不住底线,踩了红线。刚开始,心里还有些不安,便给自己找借口,认为别人能干的事自己就能干,有了这些借口,便遇事不思考对错,总能原谅自己,出事是必然的,早晚而已。其实人的一生,退休只是个中转站,只是工作不用干了,但是党员干部的党性不能退休,原则不能退休,纪法更不会退休,如果触犯了纪法,纪法依然在那里等着你。

三是亲清不分。在职的时候,和商人老板交往时,心里还比较注意。退休后,原来的同事朋友都在上班,而商人老板刻意接近。和商人老板接触多了,思想观念变化很快,他们整天谈的都是生意挣钱,跟我原来的环境大不相同。人一旦错误的念头开了闸,就像洪水漫了堤坝,心中的防线便会失守,错误的观念一旦占据上风,人就会迷失自我,也就会忘掉自己的党员身份。自己的人生价值与他们不同,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应该和他们不同,他们认为合法的事,自己做未必合法,和他们一起做所谓的生意,势必将自己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说到底,还是没有挡住心头的私心杂念。

注:凡本网刊载的网民来信和转自其它媒体网站的信息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其真实性负责 ,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一经核实立即删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编辑,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