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欢迎您来到中企廉建与廉洁教育网

乱象和撕裂下的美国中期选举 时间:2022年11月11日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点击:115次

  在政治极化、社会撕裂、通货膨胀“高烧不退”及大多数人对国家走向不满的背景下,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于当地时间11月8日举行。

  美媒将其描述成“在不稳定的政治时刻”进行的“一场脆弱的选举”。“金钱政治”横行,政治暴力加剧,党派恶斗不止,整个社会在种族、堕胎权、枪支、犯罪、气候等一系列问题上严重对立……中期选举的重重乱象,凸显了美式民主的崩塌、失灵。政客们醉心于党争,无暇、无力、无心解决选民关注的问题。专家认为,未来,政治对抗与极化、社会矛盾与撕裂、民众沮丧与愤怒将继续笼罩美国。

  美国政治就是金钱政治,此次中期选举成为史上“最贵”

  “选举季已经来临。如果你花点时间浏览下社交媒体、听听广播或看看电视,你可能就会被政治广告淹没。”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站写道。为了赢下中期选举,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其中一个核心手段就是砸钱打广告。据统计,此次选举,两党竞选广告的投入高达100亿美元。

  据美国“公开的秘密”网站统计,2022年联邦以及州一级选举累计花费预计超过167亿美元,远高于2018年71亿美元的纪录,成为美国史上“最贵”中期选举。

  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选举每4年举行一次,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在总统任期之间举行的国会选举,就是中期选举。按照惯例,中期选举将改选国会两院、州长以及地方行政、立法机构等。

  “金钱主导美国的选举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此次中期选举则将美国‘金钱政治’的形象推向又一高度。”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刘明告诉记者,近半个多世纪来,美国两党在选举上的支出,处于滚雪球式的“内卷”状态,此次中期选举支出甚至超过了往届总统大选的支出。

  “美国政治就是金钱政治,这几乎成了美国妇孺皆知的道理。一个候选人背后如果没有足够的金钱支撑,是很难选下去的。”浙江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柱告诉记者,无论是宣传材料、助选开销,还是电视辩论等,无一不是靠金钱来支撑,美国很难出现真正的平民政治家。

  “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是美国政客“引以为傲”的选举规则。刘明分析称,这种民主规则仅仅是形式上的,美国民主的实质是“金钱政治”“富人政治”,即“谁在民主选举中投入的金钱越多,谁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也就越大”。

  据“公开的秘密”网站发布的过去20年的统计数据,竞选经费最充裕的候选人最后几乎都胜选了,这一胜率在不同选举中高达71%到98%。

  “近年来,美国在选举上的支出不断加码,这与美国民主的竞争性特征直接相关。”刘明分析,美国实行两党制,民主党和共和党通过竞争选票轮流上台执政,从两党高层到支持各自政党的普通民众,都意识到金钱对于大选的重要意义,因而无休止地加入到金钱政治的游戏之中。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肖河分析,金钱政治之所以愈演愈烈,一是因为政治参与扩大,接触、影响选民的成本随之水涨船高;二是因为随着政治极化加剧,一党在野的“代价”越来越高,两党对选民的争夺更加激烈,即便获得选票的边际成本随之推高,双方依然愿意付出巨大成本争夺政治主导权。

  “可以肯定的是,只要美国的民主由两党竞争上台的格局不改变,美国选举中的‘金钱狂欢’就不会终止,只会变本加厉。”刘明说。

  为煽动选民情绪,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故意放大矛盾、传播仇恨,导致政治暴力愈演愈烈

  最近,美国多地频频传出涉及中期选举的各种暴力及暴力威胁事件。

  11月6日上午,纽约曼哈顿一处投票站因“炸弹威胁”而暂停了提前投票工作。纽约警察局拆弹小组紧急赶往现场。

  当天,参加亚利桑那州州长竞选的共和党候选人莱克的竞选总部,收到装有可疑白色粉末的信件,迫使莱克不得不宣布关闭竞选总部并暂停竞选。此前,科罗拉多州亚当斯县选举办公室在收到的邮寄选票上也发现“可疑粉末状物质”。当地警方称,“有人企图扰乱选举进程”。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引述竞选宾州参议员的民主党人理查德的话称,他最近两周内已三次因家庭遭侵入或遭袭击而报警。他说:“我为自己担心得要死,我也为这个国家感到害怕。”

  为煽动选民情绪,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故意放大矛盾、传播仇恨,导致政治暴力愈演愈烈。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近期一项调查显示,五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认为政治暴力是“正当”的。超过7%的美国人,表示愿意为了重要的政治目标而“杀人”。

  美国广播公司称,恐吓选民和选举工作人员的事件频发,威胁中期选举的投票气氛。有三分之一的选举工作人员报告称他们感到不安全。为此,美国司法部门上周二颁布一项临时限制令,禁止被指控恐吓选民的人在投票站附近聚集,并禁止在投票站250英尺范围内携带枪支等。

  “选举行动推动美国党派政治逐步走向极化,而政治极化又推动选举变得更加激烈,形成了恶性循环。”刘国柱分析,政治极化使得美国国内信任赤字不断扩大,不仅对对方候选人充斥着偏见,对其胜利同样持怀疑态度。美国选民难以接受对本方不利的选举结果。再加上一些政客的蛊惑,政治暴力威胁不断加剧。

  “选举政治是零和游戏,不可能双赢,有‘我们’一方,必须有一个选举对手组成的‘他们’。为了扩大和激发选民基础,则需要在‘你’的一方和竞争对手之间尽可能形成最鲜明的对比,对手不能只是被误导或错误,他们必须是愚蠢的、邪恶的或两者兼而有之。”刘国柱说。

  “政治暴力是政治极化的外在表现。”肖河分析,在当下美国,政治暴力的主要目的可能不是破坏和打压对手竞选,而是宣泄情绪和展示政治立场,是“一种恐怖主义式的动员和宣传手段”。

  靠“反串黑”击败对手、通过选区划分操纵选举、为获得权力无所不为,美式民主的设计从来不是为了民主

  “美国的政治历史告诉我们:政党和候选人为了获得权力将无所不为。”美国《理性》月刊的这句话,在此次选举乱象中再次得到印证。

  为了在选举中瓦解共和党的势头,民主党一方对共和党采取了一个狠招:“反串黑”。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披露,民主党的主要套路是,当共和党为此次中期选举在各地挑选候选人时,以反串的方式给那些最极端的参选人掏钱助威,好让这些极端分子在共和党内的初选中击败更为中立理性的参选人,进而代表共和党参加正式选举。如此一来,民主党就可以轻松击败这些极端的对手。CNN还一一举出具体案例,称6场角逐中的民主党候选人,都轻松击败了在民主党反串下被共和党选出来的对手。

  选区划分,是另一种选举操纵手法。根据美国的选举制度,各地在统计选票时,需在小范围的选区计算票数,总票数多的一方拿下该选区所有选票,即“赢家通吃”。通过精准切割操纵选区有两种方式:一是“集中”,将支持对手方的绝大多数地区集中于一个选区,战略性放弃该选区;二是“分散”,尽可能将对方阵营支持者划分至多个选区,以达到稀释效果。

  此次中期选举是根据2020年人口普查结果重划选区后举行的首次全国性选举。为抢占先机,两党围绕重划选区各自操权弄术。例如,在田纳西州,共和党立法者“拆分”戴维森县,将民主党选民分散到三个不同选区,以增加共和党获胜的可能性;而在伊利诺伊州,民主党立法者将共和党原先控制的4个选区合并为2个。

  以选举为中心的对抗性政治模式带来的结果是,政客为谋权力不择手段,党派恶斗愈演愈烈,选民利益却无人真正在意。

  “在我们的家乡,没有人真正关心黑人的想法。”来自亚特兰大的黑人亚伦对美媒讲述,他曾一次又一次地参加中期选举投票,但这些议员对改善他家庭的生活几乎没有任何帮助。他认为他所关心的问题比如财务自由、对以黑人为主的学校的平等投资等,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刘明告诉记者,民主的本质要求是“人民当家作主”,通常包括两个重要的方面:“谁的民主”和“民主为谁”。“谁的民主”旨在回答“谁说了算”的问题,美国的民主由金钱主导,实际上是富人说了算,是“富人的民主”。“民主为谁”旨在回答“民主为了谁的利益而服务”的问题。在美国的民主下,由于富人主导着民主选举的结果,他们所选出的政府,必然也是为富人的利益服务的。

  刘国柱曾经问过美国劳工部的一名官员:“谁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谁掌握着美国的命运?”对方的回答耐人寻味:“你看看哪些机构距离白宫最近?”“自然是白宫北侧的美国商会、东北方向的美利坚银行等。”

  “美国民主的设计从来不是为了民主。”哈佛大学教授路易斯·梅南日前在《纽约客》网站的一篇文章中一针见血地说。

  美国的政治实践越来越表现为投票程序与社会现实之间的断层、逆全球化与政治“内卷化”的困境

  “美国民主面临危险时刻。”英国《观察家报》网站刊文评述称,“这次选举的背景是:经济衰退隐隐浮现,人们对未来感到悲观,在种族、堕胎权、犯罪、枪支和气候等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并且在假消息、极右翼人士、阴谋论者和准军事民兵组织的煽动下,政治暴力愈演愈烈。”“这样的现状导致人们不禁要问:民主还能持续下去吗?”

  “‘美式民主’早已走下‘神坛’。”刘明告诉记者,在最近几次选举中,美国民主在很多方面“表现糟糕”“丑态百出”,“仇恨言论”“人身攻击”等恶性竞争手段大行其道。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的国会暴乱,更是将美国民主置于崩溃的边缘,国会暴乱事件几乎宣告美国民主根基的倒塌。拜登当时也承认,“美国的民主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

  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越来越认识到美式民主的虚伪性。皮尤研究中心在2021年对16个发达经济体的1.6万人和2500名美国人的调查结果显示,57%的国际受访者和72%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已经不是可供他国效仿的“民主典范”。美国社会科学研究理事会多年前甚至设立了“民主的焦虑”项目组,关注美式民主能否回应日益迫切的公共利益重大问题。

  “今天,美国的政治实践越来越表现为精英政治与普通大众的分离、投票程序与社会现实之间的断层、逆全球化与政治‘内卷化’的困境,‘人民的同意’越来越被虚化为投票的瞬间。美式民主政治对国家内部治理各种挑战已缺乏有效回应的能力。”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魏南枝说。

  刘明注意到,面对美国社会日益严重的暴力、贫富差距、种族歧视、医疗等问题,美国的民主机制不仅无法提出有效的解决之道,甚至会由于两党的恶性竞争而不断恶化。“民众不但难以成为民主的受益者,反而成为其受害者。”

  “美国的政治制度对美国正在经历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深刻变化已经缺乏有效回应的意愿和能力,这也势必使美国这个‘想象的共同体’陷入失去其共同信仰与梦想的现实危机。”魏南枝说。

注:凡本网刊载的网民来信和转自其它媒体网站的信息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其真实性负责 ,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一经核实立即删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编辑,复制或建立镜像。